夫妇两人身躯肥胖,每行房,辄被肚皮碍事,不能畅意。

一娃子云:“我倒传你个法儿,”须从屁股后面弄进去甚好。”

夫妇依他,果然快极。次日,见娃子问曰:“你昨教我的法儿,

是那里学来的?”答曰:“我不是学别人的,常见公狗、母狗是

那般干。”